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街谈

读懂“庶民的崛起”你才能明白的“韩流”来处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数:61 更新时间:2019-06-19 08:30:28

  高雄市长韩国瑜支持者带起的“韩流”,打乱许多人物的布局,也冲击了固化的生态,许多人不服气,以为韩国瑜何德何能,竟能掀起这波狂潮。

  “中时电子报”13日发表台北书院山长林谷芳的文章说,谈历史,是英雄造时势,还是时势造英雄,历来未有定论。而其实两者间,也就是个主因与助缘的关系。有时人是主因,时势是助缘;有时时势是主因,人是助缘。一件事中两者的比重如何,不同人有不同判准,但总须两者合观,才有较全面的掌握。

  韩国瑜的崛起也一样,他固然有独特的条件与魅力,但为何这些年都未能有一片天地,正因时势不同。这时势指的是庶民的崛起,有这,才有“韩流’,而韩国瑜就在这时势中扮演了点燃引信、引领方向的作用。

  正是这庶民的崛起,才能解释为何执政失败,大众的心却并不就转移到身上,如果见不及此,真以为的失败就是的成功,那就大错特错了。

  正因此,谈“韩流”,人之外,其实更该关注这时势是怎么形成的。而说这,就得先从庶民的特质说起。

  庶民,是常民百姓、芸芸众生,换句话说,他不是精英,没有任何突出抢眼之处,虽是社会的大多数,却常是可以不被讨论的大多数,这里的每个人在社会论述中都只是统计学上的一个数字而已。

  这样的庶民没什么大志,价值观也单纯,通常也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共同的特征是在日常中行其本份,默默活着。

  以来讲,经济再差,绝大多数人也还能温饱度日,所以就让你们蓝绿去玩,再如何,也就是闲来街谈巷议而已。

  原来,我只想守着一份军公教工作,退休后好好过日子,怎么忽然台当局的承诺变了?不只变,还说我是米虫,但我偷谁抢谁了?骂我的政客名嘴哪个不过得比我几倍好?

  原来,社会变动剧烈,家几乎成为我唯一的避风港,守着另一半,养儿育女,这是开天辟地以来就如此的,人也是这样才能来到世间的,怎么婚姻不再是一男一女之事,有爱就可以了?更糟糕的是,我还成为了“异性恋霸权”,说“反同性婚姻”就是“反智”,这道理我怎么也想不通,不生儿育女,不一男一女,要在一起,用别的称呼也就行了,名实要相等嘛!怎么就说我们独占了婚姻的名份,这明明是两种不一样的事嘛!

  原来,不要核电我也赞成,但千万不要核电就缺电,核电有潜在危险,但同样的事可多呢!问题是要管好,说这我又不懂了,放着最新的核四不用,用核一、二、三的老机器就安全了?还有“我是人,我反核”,那我就不是人了,讲这话的人用核电厂的电搞不好比我用的还多。

  原来,杀人偿命是天经地义的事,怎么现在将死刑犯处死是不文明的?他们说罪犯会犯罪,大家都要负一定责任,但我条件差,我也没就去杀人啊!我这不杀人的为何要为杀人的背负一定责任?真这么算,那谁都会找个理由去做坏事了,你对坏人将心比心,那你怎么不对受害人将心比心?

  原来,说自由化才有前途,但农产品怎么变难卖了,说我品质不好,说我赶不上时代,但台当局政策不就是要先照顾好自己人吗?我好不容易卖到了,你又说我只图温饱,跟畜生就没什么差别。说“中国是敌国”、“我们不是中国人”,但你们选怎么也到处拜中国神,尤其是妈祖?

  这是庶民的心声,但庶民想不通的地方,却就是知识精英最得意之处。这些年,知识精英就这样用自己定义的“进步价值”,时时凌迟着这些小老百姓,小老百姓可以生活过得苦,但看着这些知识精英占了便宜又卖乖,积压的怨气已达临界点,只待韩国瑜一出现,引信点燃,就全面爆发。

  不去看知识精英这些年的傲慢与异化,动不动把庶民的反弹打成是反智的民粹,你就无法认清“韩流”。庶民崛起,该检讨的何止是传统的人物,更就是这些傲慢异化,掌握话语权,独断谈着“进步价值”的知识精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