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街谈

在雪域高原寻访淄博的“光”与“热”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数:200 更新时间:2019-06-19 11:36:00

  此时正是人间的六月天,绿树茵浓夏日长,从我们的故乡齐鲁大地,到西南边陲的雪域高原,都沐浴在夏日的艳阳里。

  就在这夏日里一个天高云淡、夏意正浓的日子,启程于济南的飞机从壮美的雪山和峡谷上掠过,这片辽阔而圣洁的土地如一幅悠长画卷在记者眼前徐徐展开,古朴纯净之韵映入眼帘,壮美震撼之感直抵人心。

  来自淄博的采访团队,此行要在这世界屋脊的高寒地带寻访我们的城市为所贡献的光与热。从进入的那一刻起,我们就能轻易地感受到这片高原对2019年的看重。“隆重纪念改革60周年”的氛围依然浓厚。这不仅是在公共场所悬起的标语,更是人们街谈巷议的热词。这是一种铭记,更是提醒我们此行采访正踏上了恢宏的历史延长线。数十年前史诗性的变革,今日的壮阔美好,面向日趋繁荣的成就,我们禁不住要喟叹雪域高原,六十年,换了人间!

  恰如春天不是在某一时刻突然降临,发展也是由众多涓涓细流汇聚成大江大河的长篇叙事。这其中,绝离不开当地人的艰辛奋斗,更少不了大江南北的倾力相助。淄博的援藏之力,就是这曲壮丽合唱中的响亮乐章。

  几十年来,淄博的一批批援藏干部,抛却思家之念,踏足雪域高原,走进雅鲁藏布江畔的昂仁县。在这世界屋脊上的小城释放出他们的光与热,将淄博厚实而有力的援助输送到了西南边陲。

  对,我们多数人的印象是游客式的“诗和远方”。将雪域高原的理解为蓝天白云、雪山湖泊,雄伟的布达拉宫、美丽的格桑花开。但真正置身其中,初来乍到的人,大多要像记者一样要经历胸闷头痛、浑身无力的适应过程。高原反应还只是自然环境对“外来者”的小小“下马威”。对长期坚守在昂仁的淄博援藏干部而言,广袤的荒原、严酷的气候、稀少的人烟、偏远的地理位置、复杂的地质条件、相对落后的经济基础,让在昂仁工作的每一分进步,都要比在淄博付出加倍的艰辛。这艰辛的背后,还有着太多的代价。

  只说身体这一项,成长在淄博这样平缓地带的援藏干部大多都逃不开这样的套路——“血压高了、心率快了、用药多了、记忆差了、视力降了、睡眠少了……”难能可贵的是,即便要如此透支,他们无怨无悔。几十年来,一批批淄博援藏干部个顶个都是藏区好样的。他们宁叫身体透支,却没有让使命欠账。这些年来,昂仁县发展成就里镶嵌进的淄博力量,就是最好的印记。

  如今,接力棒正握在淄博第八批援藏干部团队的手中。在昂仁近三年来,他们传承着前任者的作风,一如既往以苦干来燃烧青春。一千多个日夜,坚守在昂仁的他们用扎实的奋斗向“缺氧不缺精神”、“海拔高士气更高”的援藏号角致敬。历经风霜,饱尝艰辛,这三年,他们对使命的践行是如此有力,这些实在的成绩如今已经成为一项项淄博荣耀。

  淄博摘取了2017年度“援藏工作先进集体”。这是全国援建日喀则四省两企业所有18支援藏队伍中当年的唯一奖项;淄博援建的迥巴藏戏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荣膺“泰山杯”。这是山东省建筑质量荣誉最高奖,更是山东援藏历史上第一个藏区的“泰山杯”;淄博援建昂仁县历史上第一个规范化农产品加工企业;淄博助力昂仁县成立了历史上第一个规范化蔬菜种植合作社;淄博的帮扶下,昂仁县藏医院理疗康复综合楼落成投用。这是日喀则市标准最高、规模最大的县级藏医院理疗康复单体建筑;

  “广”,淄博的援藏项目覆盖了昂仁县城建成区及全部17个乡镇。农区乡镇、牧区乡镇全覆盖,是淄博援藏历史上民生项目最多、 项目覆盖面区域最广的一届。

  “快”,三年援建重点项目两年完成,淄博援藏项目建设的又好又快,让“昂仁速度”赢得了公众点赞。

  “准”,围绕当地中心工作,淄博援藏资金向精准扶贫、精准脱贫领域聚焦倾斜,投入11114万元,坚实助力全县脱贫摘帽……

  这是淄博第八批援藏干部团队成绩单上一笔笔的深沉记录,是淄博八批次近百名援藏干部的奋斗缩影,更是淄博几十年来以各种方式支援昂仁建设的生动写照。他们奋斗于雪域高原,将来自淄博的光与热释放在雅鲁藏布江畔。

  有必要记录一下正奋斗在昂仁的这群淄博人的名字——何恒斌、邢化良、张公博、冯斌、盖强、孙守运、马强、刘军河、袁虎。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淄博援藏干部”。他们和你我一样是四百七十万淄博人中的一分子。他们和你我一样都是家里的顶梁柱。但他们离家万里,却已把淄博的美誉留在了高原,把忠诚与担当写在了雪域。

  如今,我们正在向着昂仁进发,此行连接鲁中与,奔波万里,直抵淄博援藏的第一线,去实地寻访世界屋脊上的淄博印记,去切实感受淄博为雪域高原释放的光与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