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明

想用肖特萨尼迪斯“套路贷”逃债?最高院这样判决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数:82 更新时间:2019-09-11 13:56:24

  自银保监会部署银行业、保险业的扫黑除恶专项工作以来,非法放贷、非法吸收存款、非法催收以及套路贷等领域遭遇严打,取得了显著成效,行业逐渐出清,愈发健康。

  但在实际操作中,肖特萨尼迪斯有些人“歪嘴和尚念经”,试图利用政策,逃过法律制裁。

  比如有些借款人、老赖,打着“被套路贷”套路的名头,不愿意还钱。

  那么,在实际操作中,监管是如何界定哪些金融纠纷案件是套路贷呢?这其中又有哪些具体的法律标准呢?

  近期,最高人民法院给出的麻痹怒气维基百科一则关于民间借贷纠纷案件的判罚,或许可以给我们以启示。

  从民事裁定书中可以看出,整个案件流程如下。

  韩旭、马小波为了解决资金短缺的难题,通过他人介绍与陆雨柔签订了1000万元借款合同等系列合同,并以其房屋作为抵押担保。

  约定借期内的年利率为14%,逾期归还则要支付违约金。围绕1000万元的借款,双方还签订了保证金合同、咨询服务合同等合同文件。

  但在还款过程中,双方却出现纠纷。陆雨柔作为原告,将韩旭、马小波告上了法庭。

  初审判决结果下来后,韩旭、马小波对判决结果不满意,在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二次诉讼,作为原告,起诉陆雨柔。

  二审判决结果下来后,韩旭、马小波对结果仍不满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再次提起诉讼,联合开发区康盛建材批发部,作为原告,起诉陆雨柔。

  原告方在此次终审中称:

  (1)、陆雨柔未经批准,擅自从事经常性的贷款业务,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 、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等强制性法律规定,所签案涉两份借款合同当属无效。

  相应的保证金合同、咨询服务合同也因无效,二审判案存在事实性错误。

  (2)、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合同中对于利息、违约金、律师费的条款均自始无效,一审、二审判决援引案涉合同作出的利息、律师费的认定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

  (3)、二审判决关于康盛批发部对于韩旭、马小波所欠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认定,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

  经最高人民法院审查后规定,没有证据证明此民间借款合同无效。

  所以韩旭、马小波、康盛批发部主张案涉借款等合同无效的再审事由不能成立。

  最高人民法院判案理由具体如下:

  (1)、从矢元小梦借款过程及结果看,没有证据证明陆雨柔存在欺骗或隐瞒真相情形,也没有举证证明陆雨柔存在暴力或暴力威胁行为。

  (2)、从借款合同的内容看,约定借期内的年利率为14%,逾期归还则要支付违约金;围绕1000万元的借款,双方还签订了保证金合同、咨询服务合同等合同文件,这些合同所约定的保证金、咨询服务费实际是出借人预先收取的各种费用。

  尽管存在合法性问题,但依然属于民间借贷纠纷的范围,与构成刑事犯罪的“套路贷”有区别,且一审、二审判决也依法予以冲抵或扣减相应数额的本金。

  (3)、从借款合同履行情况看,陆雨柔已按照合同约定将1000万元借款先后转入到韩旭账户,二审庭审时,韩旭也承认将陆雨柔的借款用于投资装修,实际使用了该借款,韩旭、马小波也按照合同约定向陆雨柔支付了数月利息。

  (4)、综上,陆雨柔出借案涉款项给韩旭、马小波系一般的民间借贷行为,并非相关法律所规制的非法从事金融业务。

  在当前扫黑除恶的大背景下,无数借款人企图借着“套路贷”、“黑势力放款”、“职业放款人”等名义,来逃避正常还款流程。

  然而国家严厉打击套路贷、黑恶势力的初衷,无疑是为了保护公民基本权益、保护居民人身安全,绝不是给老赖开一把保护伞。

  相关文件也明确说明,只有损害国家利益、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借款合同,才能被定性为无效。

  法律不是防身符、法院不是保护伞,相关条例不能曲解、滥用,老赖们应该尽早明白这一点。